紅~Kurenai~「夕暮点景」
「僕たちの未来は、ここから始まるんだよ。」 由利潤一郎の奥様は真行寺佳也ただ一人だけです。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西村しゅうこ--騎士堂倶楽部
我便是被击倒了呀!啊啊

【作品】騎士堂倶楽部
【发售日】2005年10月1日
【价格】933円(税込)
【作者】西村しゅうこ

故事介绍:

桂木達哉和沢村優輝。
两个人原本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沢村家是柔道世家,優輝从小就练习沢村流柔道,桂木小时候身体不好,就从东京搬到乡下,因此结识了沢村優輝一家,两个孩子感情很好,一起上学,练习柔道……
两人小时候起就互相喜欢对方,桂木也早早地把優輝吃掉了(咳)但由于一次的误会,硬生生地将原本相爱的两人分开……
那是一个下着雪的夜晚,两人约好要私奔= =(其实也不算是私奔吧类似新婚之旅),但是走到一半優輝不肯再继续跟桂木走了,劝桂木回去,因为雪下的越来越大,使得桂木的咳嗽病愈加厉害。
但桂木却很坚持,说道“即使是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優輝说“要死你一个人去死好了,我可不想陪你死。”
于是掉头跑开了,留下桂木一人在雪地中。(这其中是有秘密的,也是最后才知道的真相,泪)
从此之后两人没再见面,桂木回了东京隔了12年……桂木觉得是優輝背叛了他,并且还时常会从儿时的那个梦中醒来。梦见自己在雪地里流着泪嘶喊着優輝的名字……

------12年过去了,转眼描述到了现在。
现在的桂木已经成了成功的企业家,有自己的工场,夜晚还是某高级俱乐部的董事之一,会员制高级俱乐部名字就是骑士堂=。=
这个俱乐部,名义上是club,但实际上也是赌博的场所。所谓赌博,不是用牌来赌,而是用人。
俱乐部的高层都有着挂有自己印记吊牌的“驹”,其实就是斗士吧,每天晚上让他们比赛,使用各种格斗技,赢的一方可以获得高额的奖金,其主人也就是赢家……
而输的人则会当众被几个男人凌辱,表演给客人看,客人一边喝酒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一边观赏表演。

这个时候的優輝晚上在一家小酒馆打工,白天是在工场里做工。他晚上打工的地方就靠近那个俱乐部,一天他和来酒馆闹场的小混混发生争执,其实就是自己挨打时,被路过的桂木偶然间看到了,桂木很震惊……
当然,桂木马上就打探到了優輝的近况,知道他在哪家工厂工作后,就去找到了他。其实優輝会这么拼命工作是有原因的,因为父亲生了重病。需要大笔钱换肝脏,而自家的沢村流也不如往日那么威风了。

桂木找到優輝跟他谈交易,说“只要你肯和我签定合约,答应成为我的‘驹’我就帮你付你父亲的巨额医疗费”,当然他也把契约的性质告诉了優輝,一开始優輝很犹豫,但一想到父亲病重,便还是在合约上签了字。
从今以后優輝就是属于桂木的“驹”了,桂木成了他的主人。每天晚上優輝都任由桂木的摆布(当然是那方面的)而且桂木冷酷的声音和强硬的动作中却不带一丝的感情,他的目的就是要折磨優輝。
身体上的屈辱優輝还是能忍受的,却无法抹却内心的悲伤。
桂木曾掐着他的脖子对他说“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我的背叛!还有那个雪夜里,无论我怎么喊你的名字你都不曾回头看我一眼的事实……”

優輝自从成为了桂木的“驹”之后,还不曾在俱乐部与人格斗过,但是大家都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当上桂木的驹的,因为之前桂木从来没有过此类的“驹”。桂木还将印有自己名字的吊牌挂在了優輝脖子上(象是军牌那种东西),向所有的人宣告“这个人是属于我的。”

俱乐部中有一个人--本条司,他是俱乐部中最强的驹,属于俱乐部的会长並木(一色老头)。司是擂台上的常胜将军,他暗恋着桂木,所以对優輝很不服气。哀求着色老头让自己和優輝比一场武。

優輝其实一直很抗拒再使用自家的沢村流,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自己的腿受过伤不能再练柔道了,所以他也早就放弃了沢村流,但桂木不知道这一真相,而且優輝为了不给桂木摸还是硬挺着上了场。
第一次非正式的比试时,優輝的腿被对方踢到,桂木明显感觉出了他的异样。其实,如果優輝还要坚持继续使用沢村流的话,自己的腿会有废了的危险。泪~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色老头(並木会長)对優輝起了色心。
色老头使用手段把優輝骗到自己房间来,隔开桂木和他两人,并派司去安慰桂木(拖延时间)、自己好慢慢享用優輝,最恶劣的是他还跟優輝说“这一切都是在桂木默认的情况下达成协议的”其实是骗人的啦,老头很恶心,灌了優輝迷药~找了几个男人一起,对優輝用sm道具…(电动按摩棒之类的)…………
正在危机关头,桂木冲进来了,抱走了優輝,回去后疯狂地xxoo優輝(一滴汗)。桂木会这么狂暴是有原因的,因为之前,司对自己说说“其实你是爱優輝的!”但桂木却死不肯承认这个事实,于是借xxoo優輝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感情……

一天,司得到了属于優輝的那块吊牌,并偷偷藏了起来(之后还扔进了河里),優輝怎么找也找不到,司对優輝说“这个牌的含义你知道吗?如果遗失了它,就代表你对主人的背叛。”優輝听了后很寒,因为他不想再做让桂木以为是背叛的事了,于是……
在乖乖去向桂木承认过失的时候,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此处请表误解…)。
桂木看到優輝的胸前多了一个文身,而文身就是之前那块吊牌的形状,以及桂木的名字……
優輝怯怯地说“我不知道到该怎么办了,于是就去刺了这个……这样可以吗?”
桂木震惊了,傻了眼,说道“恩……很适合你……。”

……终于要轮到司和優輝的正式比试了、就在比试的前1天,桂木接到个电话,是好友兼医生的一个人打来的,他对桂木说出了優輝腿有伤的实情,还说这样下去腿会废的。桂木这才知道優輝一直默默忍受腿上的疼痛到了现在。
那天晚上……桂木对優輝说“明天的比赛取消了!”
優輝感到不解,哀求着桂木让他出赛,并主动为桂木口交。
桂木生气地一把推开優輝,说“你明明心里就是不愿意的,不要这样中途半端地挑逗我!有本事就再主动一些诱惑我啊!”(喷)
優輝见桂木掉头就要走,别过头去用手撑开了自己的双腿,朝桂木打开“……達…哉,来穿透我吧……用力的……”
桂木看到这幅鼻血的场景怎么可能忍受得了,猛地就朝優輝扑了过去……
两人xxoo的时候,桂木用布蒙住了優輝的眼睛。一个劲地嘿咻,各种体位啦……
咳,一边xxoo的时候桂木回想起了儿时優輝对他说过的一句话“你和柔道是我最宝贵的两样东西,有了你们我无论在哪里都是幸福的。”
……伤感处桂木抱紧優輝流下了热泪,他就是为了不让優輝看到他的眼泪才蒙住優輝眼睛的呀……嗷……………

xxoo完之后,桂木打电话跟俱乐部的人说比赛终止了,但第2天,優輝还是如约去了比赛(瞒着桂木)其实優輝还是热爱自家的沢村流的,所以也想最后堂堂正正地和司比赛一次。于是就去了,几个回合后,優輝还是很厉害的,但因为腿伤实在忍不住了,所以还是败给了司。最后他笑着对司说了一句话“沢村流就拜托你了。”

接下来就是对输者的惩罚,之前也说过,要找几个男人来xxoo優輝的,但衣服刚脱,桂木就冲上来了,几拳挥跑了男人们=。=抱走了優輝……
这当然也触犯了俱乐部的规定,所以俱乐部的高层准备要惩罚他。

桂木抱走了優輝之后,優輝就住在他家养伤,象个小媳妇似的为他做饭,整理衣物。一天桂木回家后就看到饭桌上热腾腾的饭菜,但没想到正在这短暂温情的时刻優輝竟然说“明天我会乖乖搬出去的。”
这话可触动桂木的神经了,他吼着对優輝说“谁让你走的?你敢走试试看,你是属于我的,无论现在你有没有做驹的价值了,我让你做什么你还是得做什么,就象这样满足我!”
说完便又强行侵犯了優輝=。=
優輝被侵犯的时候还哭了,泪痕留在眼角边睡着了……桂木趁他睡着的时候吻去了他的眼泪。


小插花
一天优辉回自己租的房子看看,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张纸。那张纸就是儿时桂木和自己写下的“结婚证书”,小桂木对小优辉说“我们结婚吧!”小优辉羞着说“但是两个男生怎么……”小桂木不管3721就写了这张纸,2人还签了名。优辉又回想起儿时和桂木一起在外面过夜的情景,小桂木紧紧地抱着小优辉裹在一条被子里=。=想到这里优辉伤心死了,一边哭一边心中呐喊“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的,桂木……从来没有,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我要做到什么程度你才会象从前那样紧紧地拥抱着我……”呜…………



之前说到俱乐部的人准备惩罚违反规定的桂木,借助生意上的手段。而这时有几个老头找到了優輝说,只要你肯为我们表演柔道,我们就重新考虑对桂木的惩罚。天真的優輝相信了他们,以为就是表演柔道这么简单……喷,那群色老头是欲求不满啊,因为上次就是桂木坏了他们的好事,这次要重新补回来……
就在此时,桂木的妈妈无意间听到了这番话,于是她急忙找到桂木问他“俱乐部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让優輝做了什么?”桂木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妈妈,妈妈掩嘴哭着说“都是我的错,是我的不好……你和優輝才会弄到现在这个田地的。”

真相终于要大白了……

原来当年是伯母的从中作梗……妈妈骗小優輝说,桂木得了很重的病,来乡下生活可能会对病好些,但这里的寒冷天气又反而会使咳嗽的病更加严重,搞不好会死掉的。優輝你要答应我保守这个秘密哦。天真的小優輝相信了妈妈,于是当桂木提出要两个人一起翻过雪山去镇上的时候,走到一半由于桂木的咳嗽越来越严重,而那时雪又大,優輝才会一个人冒着风雪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医院,求人去救桂木,腿伤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優輝路的时候摔到了,但到了医院后也没有及时治疗,而是偷偷地守在桂木的病房前,昏迷的桂木不知道后来的这些事。妈妈对優輝说要带桂木回东京去了,还骗優輝桂木说现在不想见他,所以優輝最终还是没能亲眼见上桂木一面,而是一直默默地站在门口。腿伤因为没有及时治疗所以酿成了后遗症,造成再也不能练柔道。

当一切真相大白时,桂木冲去那群老头那里要求優輝,優輝衣服又被脱了…最后当然是桂木顺利救出優輝。桂木因为很自责所以想两人分开一下让自己冷静冷静。
一天優輝接到了一通电话,说桂木从医院里跑出来了,下落不明中。桂木会住院是因为过劳体力不支而倒下的。優輝很紧张,但一转念自己便有了头绪,他认定桂木一定是去自己的老家了(乡下),于是自己也回到了乡下。
優輝来到12年前两人去过的那座雪山上,在山洞里真的发现了桂木。
桂木说“我想亲身尝试一下你从前走过的路,翻过滑坡和雪山一路就走到了这里来。”
優輝很感动,两人终于冰释前嫌,并如同12年前那样紧紧地依偎在了一块,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

故事到这里基本完结了,包括单行本的1-7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山上梨由「溢满双唇」
MAGAZINE BE×BOY 2005年09月号

只是某人不经意的一句话,
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开始摇晃。
连自己的心情,
也无法整理…

主要人物:濑继实,渡壁孝志(弟),渡壁达之(兄)

高一年级新生渡壁孝志是个给人感觉有些根暗的孩子,不善与他人交际,自我保护意识强烈,时刻都防备着外界所以让人不好接近。
开学第一天,在偌大的校园里迷了路的孝志无意间走到学校的后门,体育馆的附近。顿时被眼前看到的惊人一幕所惊呆。

「什么——…这两个人
在学校,而且还是外面!」
「啊!啊!唔……
不行…要去了…!」
---------------------------------------------------------------
濑也看到了孝志,却仍然面不改色地继续做那档子事。孝志惊吓过度一时忘了离开,等回过神来已经被濑的相好抓住不放,被迫报上自己的姓名,对方惊呼「原来你就是渡壁达之的弟弟!」
濑却仍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道「渡壁达之?是谁啊,没听说过。」
孝之如受晴天霹雳一般征住了,因为哥哥达之在他心目中是如同神一般完美的存在,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渡壁达之是学校的超有名人,三年级学生,功课年年第一,样貌也是没话说。
但是濑这番话如同否定了孝志心中完美无缺的哥哥,孝志一气之下甩了濑一巴掌。
回到家中,孝之向哥哥述说了今天在学校发生的事。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向哥哥询问了关于濑的一些情况。

「…该不会,那家伙对你做了什么吧?」
「…他在校内和男生做那种事的时候正好被我看到了。」
「居然有这种事!孝志真是可怜、让你看到了那种事。你是那么单纯又不谙世事……不要再和那种家伙接近了!」
---------------------------------------------------------------
孝之接受了哥哥的忠告,但濑对孝之的戏弄却没有停止。趁孝之体育课跑步路过窗下的时候,濑朝他扔了几包纸状物「帮我捡上来好吗?」

纯洁的孝之不知道濑要他捡的是安全套,乖乖地捡起来交给濑。
「真的捡回来了啊。」
「这是…什么?」
「你这是现在诱惑他人的新台词吗?我可不认为现在流行你这种纯情模样。」
濑作势就要和孝之亲热,还说了一堆煽情及至的话引诱孝之,却被孝之推开,飞也似的逃走了。
孝之冲到哥哥的教室,一脸惊异的哥哥把孝之带到教学楼后边的一个角落。

「你又去见那个家伙了吗?」
「疼,好疼…」
「那家伙对你做什么了?!」
「没,没有啦!只是…」
面对哥哥的训斥,孝之怯生生地否认。
「我不是说过别再接近那个家伙了吗?」
「没想到孝志是这么不听话的孩子。」

「对不起…!我绝对不会再见他了!」
「我会好好地听哥哥的话。」
「所以……所以,请你别讨厌我……」
---------------------------------------------------------------
孝志牢记着哥哥的话,决意「不再接近那个家伙了。不再和他见面。」
在走廊拐角的楼梯口孝志看到了濑,转身就跑远了。
这边,濑找到了达之跟他“摊牌”。

「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去招惹他的,但是希望你别再对他纠缠不清了。像你这样的人只会让他更加混乱。」
「也许你从小时侯就开始了吧,不露痕迹地把最不利的概念灌输给他,“你一无是处”之类的。就这样,不断自我压抑着的弟弟逐渐被自卑的意识束缚住了。他病态地认定自己是没有哥哥就什么都做不成的人。是你这样把他教育长大的的吧!」
「…不要接近我弟弟。」
「你自己不也心术不正吗。」
---------------------------------------------------------------
涉猎者的目光是敏锐的,濑一眼就看出达之是为了自己能够一个人霸占弟弟才将孝之的性格塑造成现在的样子。

「你是不是手淫的时候幻想着哥哥?」
「什么……你说什么呀!」
「想象着自己被他抱?还是说,你是主动的一方?」
「不许你这样说哥哥……!」
「你那位哥哥是绝对不可能给你想要的东西的。」
「我所……想要的东西……?」
「就是这个。」
火热的kiss……

「脱了眼镜比较好吧、你的眼睛很漂亮。现在,你就看着我一个人。」
濑的眼眸里映出我的样子。
每个人都只注视着哥哥,而不看我。
但是这个人却…
只有这个人———…
第一个不是看哥哥,而注视着我的人……
心动摇了。因为某人不经意的一句话……整个世界都开始动摇。
---------------------------------------------------------------
达之回想起儿时第一次见到孝之的情景。

「今天起,孝志君就是你的弟弟了。要好好地照顾他哦。」
「哥哥……」
孝之是父母领养回来的小孩,自从孝之来的那一天起,达之孤傲的世界里仿佛添了一抹阳光。

无法抱紧胸中的痛楚,却愈加饥渴起来…。
51P新刊连载,未完待续中……

---------------------------------------------------------------

哇哈哈哈!弟弟要被坏人掳走了呀||
哥哥你就快点出手吧!我绝对是支持兄弟爱的>//<但现在的情形仿佛不对头了……
有危机感||唔……p上来的那些图都很小,请将就着看吧…






Copyright © 紅~Kurenai~「夕暮点景」.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